1. 普链财经|普及区块链,布道新经济首页
  2. 大人物
  3. 公众号

NFT与郁金香狂热

NFT全称Non-Fungible Token,直译是“非同质化通证”。所谓通证(Token),也译作“代币”,指的是某种权益凭证,比如代金券、兑奖券、游戏币等等都算Token,当然在区块链语境下一般指的是在数字账本中的一种记账单位,而前几年被热炒的各种数字货币基本都是“同质化通证”,而最近,NFT一夜爆红、迅速出圈。现在的投机者压根不在乎炒作的对象是不是法定货币、能不能像货币那样流通,而是转而炒作起“艺术品”来了,五个单词卖几百万元,一个简陋的jpg像素图片可以卖几千万元,让圈外人连连感叹“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NFT全称Non-Fungible Token,直译是“非同质化通证”。所谓通证(Token),也译作“代币”,指的是某种权益凭证,比如代金券、兑奖券、游戏币等等都算Token,当然在区块链语境下一般指的是在数字账本中的一种记账单位,而前几年被热炒的各种数字货币基本都是“同质化通证”,而最近,NFT一夜爆红、迅速出圈。现在的投机者压根不在乎炒作的对象是不是法定货币、能不能像货币那样流通,而是转而炒作起“艺术品”来了,五个单词卖几百万元,一个简陋的jpg像素图片可以卖几千万元,让圈外人连连感叹“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每当人们讨论起某种在交易市场中被狂热追捧的东西时,“郁金香”和“庞氏”这两个词就会反复出现,17世纪荷兰发生的那场“郁金香狂热”,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场金融泡沫,以至于动不动就被拿来作为反面例证,抨击其他投机者。

当我思考NFT的意义时,我也想起了郁金香事件,但我的着眼点并不是抨击投机狂热,而是追溯NFT的源流。

与许多把郁金香泡沫挂在嘴边的人想象的不一样,历史上的郁金香事件并不是完全无理性的,它固然有狂热的表现,但在相关时代背景下是可理解的,而且其后果也不是破坏性的。

首先,被追捧的郁金香确实是以“期货”形式进行交易的,在球茎远没有开始生长之前,就会被卖出并转卖。世界上第一家证券交易所正是在17世纪初的荷兰成立的,在郁金香事件的1937年前后,由担保人和交易所支持的期货交易已经被荷兰商人们熟知,这也是郁金香事件的主要背景。

然而,当时的期货并不是“同质化”的,标准化商品期货要到1865年才由芝加哥交易所推出。当时的郁金香期货就是一种“NFT”,是非同质化的合约。并不是任何一种郁金香都被炒到了天价,真正被炒高的是一些特定的稀罕品种。

郁金香通常都是纯色的,但在1637年前后,荷兰的园艺师偶然发现了培育出碎色郁金香的方法,这类郁金香花瓣上有多种颜色,一般呈条纹状,好看又稀罕。现在我们知道,这种现象是由于郁金香受到某种病毒的感染所致,这种受感染的性状是不能遗传的,因此只能够通过细心的嫁接来培育。而在当时人们既缺乏遗传学知识,更没有病毒的概念,所以对这种花色的形成并无头绪,这更给这些新品种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当时的荷兰,是欧洲的印刷出版中心,也是远洋航海的大国。航海带来了各种珍奇异宝,印刷术又加速了国内的信息传播,所以在上流社会形成了攀比的风潮,文化人以对新奇事物的见闻和知识为荣,而富贵人士则以占有和展示新奇事物为荣。来自东方帝国的郁金香本身已经深受荷兰人喜爱,而郁金香中的新奇品种更是激发了人们的好奇心和占有欲。

所谓的郁金香狂热正是在以上背景下发生的,个别品种被炒到了天价随后迅速贬值。

需要注意的是,当时是期货交易的萌芽阶段,远远没有后世全民炒股那样的环境,真正参与竞买的其实自始至终也不过就是数百个富人,他们买下郁金香的钱就花卉而言算是天价,但对于掌握远洋贸易船队的富豪们而言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并没有人为郁金香倾家荡产,也没有公司因郁金香贬值而破产。

另外,花天价买到郁金香的人也未必就是吃了亏,因为审美需求和炫耀性消费本来就是没有顶的。时至今日我们还能经常看到有人为了提前一两天买到最新款苹果手机而付出几千块溢价,他们明知道几天后就会跌价,而且无限量供应,为什么还愿意付出高额溢价呢?更何况在17世纪,由于原理不明,荷兰人也不清楚这些稀有郁金香未来能不能无限供应,他们的抢购就更无可厚非了。

郁金香狂热既没有终结荷兰人对郁金香的喜爱,也没有破坏荷兰作为贸易大国和金融中心的国际地位。整个17世纪都是荷兰的黄金时代,其先进的市场体制和金融理念被其他欧洲大国学习和效仿。例如到1659年,英国人仿造荷兰交易所,在伦敦建立起自己的证券交易所。

回头再看看今天的NFT,显然,几千万元的像素图片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可能长期持续的价格,市场的“狂热”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如果只是简单地评论一句“又一次郁金香泡沫”而转头不顾,恐怕也是轻率的。事实上,如果它真的是又一次的郁金香事件,那就更不能轻易无视了。我们如果只看郁金香事件中的价格变化曲线,那就完全忽略了郁金香事件的时代背景,和其中反映出的新文化、新观念和新势力。

首先,郁金香的交易者,很多都是借助远洋贸易崛起的新兴资本家,而不再是传统的地主阶层,他们有自己的时尚和审美,并且热衷于展现它们;其次,郁金香的最终消费者满足了审美和炫耀需求,不能仅从价格变化上衡量他们的得失;再次,郁金香交易的圈子是有限的,并没有影响到更大范围经济体系的稳定和发展;最后,郁金香交易借助了新兴的信用担保和期货交易模式,这种新交易模式的价值并不会因为郁金香的跌价而贬值。

以上几条判断也可以套用到今天的NFT交易上面:首先,NFT的交易者大多是借助区块链而崛起的新贵,或者至少属于新潮的互联网文化;其次,NFT的消费也有很大一部分炫耀成分,一掷千金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自我张扬;再次,NFT交易至少现在还是局限于小众圈子;最后,NFT应用了区块链技术下新兴的信用担保和自由交易模式,这些交易模式本身无疑是值得重视的。

也许到若干年后,最近的NFT热潮也会像郁金香狂热那样成为投资史上的反面典型,但这一热潮背后所蕴含的新体系和新技术,或许也会广受效仿,成为日常。

文/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副教授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白话区块链(https://www.hellobtc.com/)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普链财经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

免责声明: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编辑:挖矿能手,本文地址:http://www.puliancn.com/?p=73756

本文观点不代表普链财经|普及区块链,布道新经济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若有侵权请联系bibaoju@189.cn,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bibaoju@189.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00,节假日休息

点击下载安卓版本

QR code